6.25亿美元被盗后,Party依然继续

原文标题:《 After a $625 million hack, the party must go on 》
原文来源: CNN Business
原文作者:Jon Sarlin
原文编译:Kxp,律动 BlockBeats

从目前来看,这是场典型的科技行业 Party。

本次洛杉矶市中心 Pattern Bar 举行的 Axie Infinity 派对现场表面上看着热闹非凡,但其下却早已暗流涌动。

当天早些时候,Axie Infinity 宣布其 Crypto 网络 Ronin Network 被黑客盗取 6.25 亿美元。即便现在 Crypto 黑客攻击规模已经相当庞大了,该数字依然十分惊人。Ronin Network 的开发者是 Axie Infinity 的母公司 Sky Mavis。

更糟糕的是,3 月 29 日,也就是黑客事件公布的那一天,本来应该是这家公司举行聚会的重要日子。

Axie Infinity 的联合创始人——Jeff Jiho Zirlin 在本次 NFT LA 全球盛会上发言

Axie Infinity 公司 31 岁的联合创始人 Jeff「The Jiho」Zirlin 在首届 NFT LA 盛会上发表主题演讲,该会议在洛杉矶的 LA Live 会议中心举行。Axie Infinity 的游戏玩家和投资者纷纷从世界各地赶来参加这次盛会。(在 P2E 游戏中,玩家和投资者的界限其实很模糊,因为在游戏过程中,你就能赚取到大量收益了)

然而,在 Zirlin 上台前 30 分钟,他的公司在博客上向世界公布了黑客攻击的消息。

Zirlin 在他的主题演讲中向众人宣布:「我们发现 Ronin network 被盗走了 17.3 万个以太币以及大约 2500 万美元的 USDC。」当时他头上的屏幕写着,NFT 联盟:现状与展望。

于是几个小时后,Pattern Bar 中的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疑问: Zirlin 还会来参加吗?

下午 6 点左右,当 Zirlin 穿着一件贴身的黑色 Axie Infinity 连帽衫进入房间时,人群顿时兴奋起来。

「Jiho 来了」——一位 Axie 粉丝说道,在场的人们手里都拿着 Axie 形状的棒棒糖。

时局不利

Zirlin 的情绪明显比较低落,在接受 CNN 采访时他表示,他是在当天凌晨 2 点首次得知黑客攻击的消息,之后就一直没睡着觉。

「今天是艰难的一天,黑客攻击是我们在发展过程中不想经历的事情,」Zirlin 说,「情况确实相当糟糕。」

Axie Infinity 联合创始人 Jeff「The Jiho」Zirlin(中间)在 Axie Infinity NFT 洛杉矶派对上迎接 Albert「Aruchan」Takagi(左边)

派对上,Axie 游戏玩家们欢聚在一起,品尝着玉米片和免费的玛格丽特酒。即便黑客事件给整个派对蒙上了一层阴影,但并没有影响到人们激动的心情。

当被问及他们是否担心自己的投资时,这些玩家都表示自己很有信心。

「我是个乐观主义者」,不愿透露自己姓氏的克里斯不太在乎地说。

Vince Zolezzi 表示,他相信 Axie 一定能重振旗鼓,他还告诉我们说他的投资组合中有四分之一都是 Ronin network。「他们一定能把这些钱找回来的,或者他们肯定购买过相应的保险。我个人并不是太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有信心。」

该公司没有直接回应 CNN 关于被黑客攻击的资产是否有保险的问题。

许多人都提到 Crypto 领域黑客攻击十分常见,每一次的黑客攻击其实都是一次虽然昂贵但十分必要的教训。他们都相信这些资金最终会被追回。

但欢乐的氛围已经被不安的情绪打破了。

人们参加了在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举行的 Axie Infinity 聚会

Brad Wenum 手拿饮料站在酒吧的外圈,他在 2014 年进入 Crypto 领域,在此次黑客攻击中损失了一些早期资金——当时价值约为 500 美元的 Crypto,如今差不多价值 100 万美元。Wenum 称 Axie 遭遇的黑客攻击让人「大开眼界」,并表示这让他对 Crypto 领域的大型企业产生了质疑,因为这些公司破坏了当初吸引他们的系统分布式性质。「我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否还要参与其中」,Wenum 说。

Pattern Bar 的门卫奥马尔说,他最初对一些聚会者的沉闷态度感到惊讶,直到他了解到黑客攻击的情况。「当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时,我就想,要是我我也会生气,非常生气!」

派对之外,Axie 的竞争对手正抽着香烟幸灾乐祸。

「对我们来说是个好消息,虽然这听起来会很可怕」,Pixie Interactive 公司的首席技术官 Wesley Peeters 说,该公司的 P2E 游戏即将亮相,「这对我们来说是个很好的机会。」

在我们第一次谈话后,Axie Infinity 的联合创始人 Zirlin 找到了我,向我解释了他为什么要在公司陷入危机的情况下还要参加此次派对。

「我答应了他们要去,毕竟他们是从全世界各地赶来的,所以我必须得去。」Zirlin 说道。

黑客事件

黑客攻击发生在 3 月 23 日,Zirlin 得到消息的前一周。

据该公司称,Axie 本身没有被盗,但能让你将游戏专有 Token 转换成以太坊,然后再转换成现金的跨链桥却遭到了盗取。在一篇关于黑客技术的博客中,软件工程师 Molly White 将 Axie Infinity Token 比作赌场中的筹码。它们可以用来进行现金交易,但如果赌场的保险箱被洗劫一空,就无法交易了。

现在,由于黑客攻击,Ronin 平台上的交易目前已经被冻结。

在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的一场聚会上,墙上挂着一张 Axie Infinity 的海报

当 CNN 问及用户何时能够再次将他们的 Axie 转入 Ethereum 时,Zirlin 并没有给出确切的时间,并表示「要等到我们把所有东西都弄好了才行」。

当被问及他是否认为此次黑客事件可能是内部人员所为时,Zirlin 毫不犹豫地给了我们否定的答案,没有提供更多额外的细节。同时,他也不愿透露为什么该公司直到六天后才发现此次攻击事件。

该公司能否保证用户不会受到影响?听到这个问题时,Zirlin 停顿了一下,并移开了目光。

「在 Crypto 领域没人能给出任何承诺,」2018 年成立公司的 Zirlin 说,「但我们会尽力去想办法解决这件事。」

在他的第一次采访后不久,Zirlin 问 CNN 是否可以在发表前由他的公关团队对他的答案进行审核,但由于这次采访已经记录在案,CNN 拒绝了这一请求。

Crypto 版宝可梦

Axie Infinity 的粉丝喜欢将其与宝可梦进行比较。和宝可梦游戏一样,你可以在 Axie Infinity 这收集数字宠物(Axie),然后带着这些宠物与其他玩家的进行 Axie 战斗。

但 Axie Infinity 提升了一个新的层次,也就是 P2E 机制。你玩 Axie Infinity 的次数越多,你能从中赚到的钱就越多。这些钱来自于人们的游戏启动资金(你需要购买或租用三个 Axie 来开始游戏),并用于支付给那些在游戏中获得 Token 奖励的人。

据 The Information 报道,Axie Infinity 的惊人增长为其母公司 Sky Mavis 赢得了 30 亿美元的估值,蓝筹 Crypto 风险投资公司 a16z 对其投资了 1.52 亿美元。

Bobby Kunta 参与了此次派对,并帮助宣传了 Nonfungible Events,这是一家「边派对边赚」(Party-to-Earn)的 Crypto 公司,5 月份将在拉斯维加斯举行 Axie Infinity 锦标赛。

如今,Axie Infinity 粉丝们都很期待即将推出的「Axie Infinity: Origin」。在该新版本游戏中,玩家将可以为他们的 Axie 购买收藏品皮肤。目前,Axie Infinity 的 subreddit 和 Discord 上面都是关于其发布日期的问题,因为由于此次黑客攻击,发布日期被推迟了。

与其他 P2E 游戏一样,我们很难判断人们是出于真正的喜爱还是为了赚钱才玩这样一款游戏。因此,我们也不清楚人们如此期待 Origin 版本的发布,究竟是因为他们真的想玩这款游戏,还是为了从中获利。按照这种逻辑,如果 Origin 大火的话,那么玩家将是为了体验游戏或者提升等级才付费购买游戏中的物品,而不是为了挣钱,就像无数玩家在《堡垒之夜》等非 Crypto 游戏中所做的那样。

在 Pattern Bar 的聚会上,一些人聊着他们很想玩 Origins,而另一些人则谈论着它的发布将让游戏经济得到持续发展。

不过,即使 Sky Mavis 和 Axie Infinity 从黑客攻击中恢复过来并成功推出了 Origins,还有一个问题在于,由此产生的资金最终会流向何处?

「数字农奴制」

在此次黑客攻击事件之前,Axie Infinity 就已经存在争议了。

对于 Axie Infinity 的商业模式,有些人认为它为发展中国家的玩家提供了机会,有些人则严厉批评它具有剥削性。

事实证明,该游戏在菲律宾大受欢迎,玩家与监管者之间形成了一个复杂的网络。

Axie Infinity 要求玩家需要先持有三个 Axie 才能开始游戏,而其费用曾一度高达数百美元,最近才回落到大约 60 美元。该游戏允许用户以「奖学金」的方式出租他们的 Axie,「奖学金获得者」可以从「经理」那里借来 Axie,然后支付给他们自己相当一部分的游戏收入。分成比例由经理和奖学金获得者共同决定,通常是五五开。

在 2021 年的 NFT 热潮中,菲律宾从这款游戏中获得了或高的收入,甚至一部分玩家直接辞去了工作。但据研究公司 Naavik 称,随着 NFT 热潮结束,P2E 经济的曾经一度惊人的收益如今已经不及菲律宾的最低工资了。

Axie 在菲律宾的繁荣促成了公会行业的兴起,他们收集了成千上万的 Axie 用来租给菲律宾的新手玩家。

右边站着的是 Alfonso Maputol,他从新加坡过来参加活动

Play It Forward 公会的首席执行官 Alfonso Maputol 说:「我们公会中有 3000 名玩家,玩着多款游戏。」该公会的奖学金获得者几乎都来自菲律宾,通常每周玩六到七天。Maputol 从新加坡飞来参加 Axie Infinity 的线下活动,他说自己已经解雇了一些人,因为他们没有玩够时间。

「如果你不玩的话,我们可能会取消你的奖金,」Maputol 说,他告诉 CNN 他个人并不玩这款游戏。

知名 Crypto 评论家兼程序员 Stephen Diehl 将 Axie Infinity 的商业模式比作「数字农奴制」。Zirlin 对此拒绝发表评论,并称该表述明显是在含沙射影。

在菲律宾马拉邦,人们正用手机玩 Axie Infinity

「我需要花 20 到 30 分钟对其作出回应」,Zirlin 解释说。

Axie 持有者经常把菲律宾作为一个案例,用以说明该游戏不仅是一个好玩的应用或一个不错的投资产品,更是一种道德上的善举。

一位 Axie 股份持有者将该游戏与庞氏骗局进行了对比。

Justin Seeley 在 NFT LA 聚会的大厅里说:「[Axie Infinity] 是世界上任何庞氏骗局中具有最高正外部性的一种」。Seeley 在 Axie Infinity 投资了数千美元,用他的话说,这个游戏将财富「从第一世界的投机者转移到第三世界的玩家手中」。Seeley 澄清说,他对「Crypto 庞氏骗局」的定义与传统定义不同。

「这是一个好的庞氏骗局,能够带来增长。」,他说。

Axie Infinity 的发言人 Kalie Moore 否定了庞氏骗局的说法,她说游戏经济的发展「不依赖于新用户对早期玩家的补偿」,而且「只要玩家对创造新的 Axie 感兴趣,游戏经济就能发挥作用,但最终,一些玩家会留下他们的 Axie,养为宠物,作为收藏,或者用其玩 Axie 宇宙中的其他游戏。」

Moore 表示,Axie Infinity 即将推出的 Origin 更新版本将通过增加人们在趣味性和个人等级上的消费金额,从而「提高游戏的长期可持续性」。

目前尚不清楚的是,Axie Infinity 在菲律宾或其他任何地区的用户何时能够兑现他们的收入。

信心未减

日落时分,日本 Axie Infinity 网红人物 Albert「Aruchan」Takagi 在 DJ 台主持了 Axie Infinity 的 bingo 卡派送活动。

现场人们都等着抢 Axie,还有 Axie T 恤衫。一家自称是首个「边派对边赚」平台的 Crypto 公司,组织了一次去往即将在拉斯维加斯举行的 Axie 锦标赛的旅行。一位金发男子为了找到赢牌,在酒吧的桌子周围捡着被丢弃的 bingo 卡。

在活动结束之后,Axie Infinity 的粉丝们拥簇在 Zirlin 身边,试图打听关于此次黑客攻击事件的八卦情报,因为他们听说盗取金额十分巨大。

当天晚上,当被问及黑客攻击是否会让他对 Axie Infinity 的未来感到担忧时,Zirlin 迟疑了一下之后回答说:「我不会因此感到担忧,我对我们很有信心,虽然我们昨天遭遇了一次很严重的打击。」

「但经历过此次事件我相信我们的社区将变得更加团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9 − 3 =